【初訪烏干達】

或許你已經知道馬達加斯加是世界上最大的香草莢產區,不過您是否知道烏干達跟印尼與巴布亞新幾內亞常常在爭奪第二大產區的頭銜呢?所以對我們來說,踏上前往烏干達的計畫只是早晚的問題而已。

早在確定要跑這一趟烏干達之前,我已經與一家在烏干達首都的香草公司有生意往來一段時間了,謝天謝地,比起馬達加斯加的法文與馬拉加西語,曾經被英國統治過的烏干達主要官方語言還是英文,這代表說溝通上面不會有太多問題存在,要克服的只是那一段堪稱遙遠的距離....

出發前輾轉經由台灣朋友引薦,讓我可以有機會與當地的台商會取得聯繫,感謝有台商會林博士與周會長的支持與協助,讓我們得以在烏干達首都坎培拉有落腳之處,而且可以順利完成接下來的取材與考察之旅。

那烏干達跟馬達加斯加之間的差別是什麼呢?

我會說烏干達適合栽種香草莢的環境確實非常多,不過在加工技術上面卻不是每個單位都可以很穩定,這也代表著可以達到出口標準的來源不算太多,市場上多的是普通等級的香草產品,我很確定有產量,但是不一定確定有全面的品質。

 

我記得有一天我試圖在當地傳統市場試圖以自己的方式來了解香草產業現況,那時候有個小販很積極向我推銷他的香草莢,說一公斤只要600美元就好,但是他要回鄉下去拿,問我是否可以三個小時後再見面?

我答應了,確實也等了三個小時,到了跟他說好的會面地點之後,他由手上的黑色袋子裡面取出一包已經真空包裝過的香草,我看了一下發現他的香草莢它只有12-13公分左右的長度,而且以往香氣都會透出真空包裝,隔著袋子基本上都可以聞到她傳出來的迷人香氣,不過那一次我卻什麼都沒有聞到....

所以我問小販:我可不可以打開包裝來檢查呢?

小販:不可以,我老闆說你開了就要買。

我又問:你可不可以打電話問你老闆,說我沒有打開之前不會購買,而且如果我喜歡的話不會只有買這一公斤。

小販:「當地話時間....」,老闆說可以,但是要我幫你開才可以。

我:好啊,那麻煩你打開來檢查吧。

只見小販將真空包裝打開,第一個跑出來的東西不是香氣,而是一隻不知道已經被悶在袋子裡面多久的飛蟲,袋子一打開就往我的臉飛過來,差一點我就不小心給他吃下去了...!

我問:這是你最好的產品了嗎?

小販:是啊,而且一公斤只要600美元就好!

我說:好吧,謝謝你的時間,這是補償你時間的小費,希望你不會介意,如果你有更好的產品,這是我的名片,請務必跟我聯繫。

那時候的我確實有一點灰心也有一點意外,不過我沒有放棄,所以我又輾轉找上了也在首都的烏干達香草出口協會,並且在電話連繫之後約定了拜訪時間,幸好它的位置離我們不算太遠,只要一點點車程就會抵達,而且我的司機剛好知道位置。

我:你好,我是來自台灣的香草貿易商,很高興認識你。

協會代表:你好,有什麼可以協助你的呢?

我:感謝您願意接見我們,我們希望可以多了解烏干達當地香草產業的現況,請問協會是否有可以推薦參訪的單位或是來源呢?

協會代表:你來得太遲了,現在沒有人有現貨,要買的話需要等上幾個月,而且現在香草這麼貴,不會有人願意給你參觀。

我:謝謝,我相信我們來訪的時間不是最適合的時機,不過是否可以請您推薦任何單位呢?

協會小姐:抱歉,我們幫不上忙,只有確定如果你要買香草的話,你得跟其他人一樣排隊。

我:好吧,好吧,那我們保持聯繫吧....

或許這是烏干達的待客之道,或許這透露出了部分現實,可以確定的是我們無法在這個所謂的香草出口協會中取得任何協助與意見,所以我們聽從當地台商的建議,直接往他們認知中的烏干達香草產區前進,根據當地台商表示,他說有位牧師正在鄉下像當地人推廣種植香草蘭,不知道我是否願意去拜訪他。

我:當然好啊,我們都來到烏干達了,不是嗎?雖然一包有蟲又沒有香味的香草莢要賣我600美元,不過我猜肯定還有更多的有趣事實可以被我發掘出來。

 

開了一個多小時左右,我們由公路轉向小路,映在眼前的是那蜿蜒又高低不平的山間紅土路,即便我們司機開著是一台四輪傳動的大車,我們還是感覺到整個身體好像快要被路況撕裂開來的不悅感受,不過對我來說這些都可以算是產區日常,我也沒有太意外就是。

 

我:牧師你好,我是來自台灣的陳威名,很高興認識你。

牧師:你好,感謝你的來訪,謝謝你願意親身了解目前我們的現況以及我們對未來的期待。

隨著牧師他的帶領,我們走進森林準備親眼看看他們的香草蘭生產基地,烏干達果然與馬達加斯加近似,也或許是當地有著得天獨厚的環境使然,烏干達香草蘭生長的環境與生長狀態確實令人驚艷,只是我們來訪的時機不太對,所以無法見識比較完整的生長過程,更無法看到所謂的香草加工過程。

 

我:請問牧師,你怎麼會開始種植香草蘭呢?

牧師:我希望種植香草蘭可以帶給當地人更好的生活,更希望可以推動村落建設與落實基礎教育,提供更多收入來源給烏干達農民。我們需要協助、我們需要更多的技術提供與市場建立,希望你可以幫忙。

我:我會努力協助,更會回來再度拜訪你,期待你為村民所做的事可以成真,更希望可以帶給烏干達人們更好的生活,請你務必為村民繼續努力,我會再回來看你,這些錢是我的一點小小心意,希望對村落有一點幫助。

 

說到這裡,即便是剛剛在牧師帶領之下我們確實有鑽進去森林裡面,不過對我來說其實都還不算真正看到烏干達香草產業的現況,所以我馬上電話聯繫跟我們有生意往來的當地公司,希望可以有機會看到他們如何加工香草,這樣此行才不算一無所獲,對吧?

香草公司:陳先生你好,很高興你來訪烏干達,有什麼事我們可以協助的嗎?要不要過來我們公司看看呢?

我:謝謝你的邀請,我也很開心可以來到這裡,謝謝你們過去提供的優質香草產品,如果可以的話,是否可以參觀你們的加工廠呢?

“我的心裡那時並不抱任何期望,因為我知道我來的時間不對”

香草公司:好啊,當然沒有問題,不過現在不是產季,你會看到的畫面比較有限,這樣你還希望過來嗎?

我:當然可以,我希望可以藉由訪問加工廠來跟台灣朋友一起分享烏干達香草的生產履歷。

就這樣我們從山區來到了這家公司位於市郊的加工廠區,並且親眼見證了他們如何為香草進行加工與裝箱,對我來說,總算開始有比較明確的資訊可以分享給台灣朋友了。

我發現這家公司使用的加工技術與馬達加斯加很接近,可能是因為都是同一品種的香草蘭,所以當然可以沿用一樣的加工技術,所以對我來說並沒有太多的驚喜感覺,不過可以看到現場總是好事,可以直接接觸加工者更是有意義的事。

對我來說,生產者到使用者之間的距離不應該太遙遠 

但是說來慚愧,其實這篇文章應該三年前就要寫出來的,誰知道回國之後我居然不小心就給他忘記了,幸好當初的記憶還在一點,照片也還在一點,趁著我還沒有完全忘記之前,我得趕快把它寫下來才對,所以如果文章裡面有不足的地方,要請大家多多包涵,歡迎大家主動提出詢問。

對了,差點忘了說到烏干達香草莢的風味特色。

對我來說,烏干達普遍種植跟馬達加斯加ㄧ樣的VANILLA PLANIFOLIA品種,所以兩個產地的風味比較起來比較容易。

烏干達的香草莢比起馬達加斯加產區香草莢有著更為濃厚甜蜜的初乳氣息,對我來說最像小時候初次吃到香草冰淇淋的溫暖回憶,但是由於品質穩定度還在提升當中,所以我們不是每一年都會引進到台灣,如果您是固定選購我們的香草商品的朋友,相信都曾經有過嘗試烏干達香草莢的經驗。

 

最後呢,感謝本次烏干達旅程大力協助的台商會,感謝林博士,感謝周會長,感謝那些提供建議與協助的人們,感謝你們協助讓我們的取材與探訪之旅可以順利完成,我期待未來可以再度見到你們,希望你們在遠方發展一切都好。

今年七月,我將再度回到馬達加斯加,這一次將有來自台灣香草產業的朋友與香草農民共同前往,我還會邀請攝影師同行紀錄,順便為我們未來即將推出的天然精油與冷壓油產品(ESSESNTIAL OIL / COLD PRESSED OIL)進行取材與攝影計畫,我將會一如所往常為大家分享所見所聞,保持聯繫!

已加入購物車
已更新購物車
網路異常,請重新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