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好的葉子-桉油樟-RAVINTSARA 】

“如果孩子不小心被那些毒蚊子咬傷,要記得趕快去摘桉油樟葉下來,把葉子投入裝有水的鍋子裡一起煮過,再將毛巾沾取這些煮過的水趕快把孩子的身體完全包起來....“

這是馬達加斯加人世代承襲的傳統天然配方之一,在許多缺乏基礎醫療的地方,其實很多時候生命都是在跟時間直接對抗而已...

那些毒蚊子帶有瘧疾原蟲,這些微小的寄生蟲會進入血液,並在血液裡繁殖,瘧疾預防針也是前往非洲地區必打的預防針之一。

瘧疾的症狀包括頭痛、腹痛(胃痛、畏 寒、發抖、發燒和流汗。瘧疾還可引發癲癇、貧血、黃疸、心臟衰竭、 腎臟衰竭、昏迷甚至死亡,如果沒有治好,這些症狀甚至會伴隨無辜的馬島孩童一生。

在我準備說故事之前,我希望可以先端正視聽。

RAVINA是馬達加斯加話的葉子,TSARA是美好與很好的意思,網路上許多文章基本上都把兩個意思搞錯搞相反了,希望我有機會可以協助幫忙澄清一下。

「 不過大部分的文章說RAVINTSARA精油當中的消毒抗菌功能則是都正確,這一點則是毋庸置疑。」

說來真的很巧,前幾天我有準備了一些RAVINTSARA精油回我父母家,並且將精油滴在我父母親的口罩上,提醒他們不管是洗衣服或是拖地擦地,都可以把羅文莎精油先滴到水裡之後再來清潔家裡,隨後分享這個來自馬達加斯加的有趣故事,並且在他們面前打開了瓶子。

我爸說:這聞起來好像是「 LO YIU 」吧? 味道有點熟悉,但是你帶來的這個油聞起來比較清涼。

我說:「 LO YIU 」是什麼?(註1)

我父親:我記得小時候家裡都會準備這種由樟樹蒸餾出來的油,黑黑稠稠的,我們叫它「 LO-YIU 」,如果被蚊蟲咬或是肚子痛,奶奶都會用叫我父親擦「 LO YIU 」在被咬的地方或是肚子上。

我父親:這個習慣什麼時候開始的我不知道,可能從日據時代就開始這麼做了,你還記得要回老家路上的那條綠色隧道嗎?它們其實都是樟樹,以前的村里許多人都會將樟樹皮萃取成「 LO YIU 」來用。

我說:真巧!這個RAVINTSARA精油也是樟樹的一種,它其實沒有樟腦的成分,主要成分是桉油醇,所以這讓RAVINTSARA的風味跟台灣熟悉的樟腦其實不相像。

我父親:那個桉油醇我是不知道是什麼,不過我記得有一次我還小的時候,有一天偷吃你奶奶買回來的魚(註2),結果不到半小時全身發了紅疹奇癢無比,那時候我已經不只有要被挨打的心理準備,而且還不知道要長途跋涉幾個小時才能到到山的另一端那間診所打過敏針....打這一支針對當時的窘困家境只能說是雪上加霜而已。

我奶奶:等一下,你先去問庄內的欽仔母她家裡還有沒有「 LO YIU 」。

走了半個小時到半山腰的欽仔母她家,欽仔母見到我父親全身都是紅疹便急忙從家裡拿出了一個裝有「 LO YIU 」的陶罐,囑咐我父親趕快拿回去家裡讓我奶奶處理.

我父親:我還記得那是一種癢到骨子裡的癢,從頭頂到腳底蔓延全身,所以他沒有等到回到家裡,就在路旁將陶罐打開,把「 LO YIU 」倒在手上再來塗在身體...

我父親:你知道嗎?都還沒有走回到家裡,那些紅疹跟癢意居然全部退去!這是我孩提至今還記得的記憶之一。

聽到這裡,我好像再次找到一種古老又確切存於台灣跟馬島之間的神秘聯繫。

不過請允許我提醒一下,如果身體有任何狀況,還是建議前往醫院洽詢。

根據史料,馬島人的部分祖先有可能來自台灣的南島語族-原住民。只是不知道那時的簡陋設備如何讓先人從台灣這裡冒險前往到了馬島那裡,會不會羅文莎樹是台灣先民帶過去的呢?這個我目前還無法確定,不過那些我在馬島感受到有點陌生的熟悉感,現在似乎都開始有著特殊道理....

備註:

1:「 LO YIU 」發音等於台語的魯油。

2: 我父親是集集人,集集有一條知名的綠色隧道 , 爺爺家當時也是山裡窮苦人,以耕種香蕉與柑橘維生,自小肉跟魚都是年節才能吃的東西,不過為了兒女可以增加營養,奶奶偶爾會買那些已經將近腐敗的肉跟魚回來醃製或是加工處理換成食物照顧七個子女...那天是我父親貪吃,不想到那些腐魚其實還在等待奶奶處理。

已加入購物車
已更新購物車
網路異常,請重新整理